马敬桂:不赞同疫情后中国本土更成亚太地区潜在价值链的中心建设

  • 时间:
  • 浏览:1407

网易研究局的手稿被禁止被所有媒体转载,包括朋友和商人。

作者|马敬桂(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管理学院院长、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旅游业在下半年仍然受到严重影响

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应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遭受损失最大、近年来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的时期。但总的来说,由于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的经济形势变化以及中国相对有效的应对措施,经济下滑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根据中国经济政策的影响和当前国际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的影响,中国今年仍有可能实现城镇新增900万个就业岗位的目标。然而,需要明确的是,在刺激不同行业就业方面,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力度有很大差异。例如,与服务业相比,在高端技术领域,国内生产总值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就业就会明显减少。

我们提倡推广经济、夜市经济和发展小微企业。他们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并不突出,但吸收城市就业人口的空间很大。如果我们在这个特殊时期加大对这种民生产业的支持力度,城市人口增加900万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从产业结构来看,生活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最大,如旅游、酒店和食品消费。然而,要使旅游业在短时间内迅速复苏是不可能的。在旅游高峰期,疫情还没有完全消除,人们不可能出行;当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时,旅游业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因此,今年下半年对旅游业的影响仍然相当明显。

出口转内销只能缓解部分压力,但有实施的必要

由于疫情在国外,特别是美国,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对中国外贸企业的影响必然首当其冲。如果我们想防止流行病的传播和经济发展,我们首先应该确保生产的顺利进行和价值链及供应链的迅速恢复。因为一旦价值链和供应链断裂或遭受重大损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复。因此,我们要按照疾病预防控制的有关要求做好有效的预防控制工作,但重点应放在恢复工作和恢复生产上。

将出口转化为国内销售只能缓解出口企业的部分压力。国际流行病对出口有影响,但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面向国际市场。现在,如果所有这些产品都在中国销售,可能只能解决一些问题,其中很大一部分在国内市场难以消化。然而,如果没有这一措施鼓励许多外资企业转向国内销售,他们的压力将会更大。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出口到国内销售”的政策仍然对他们非常有利。这项政策的深层意义在于,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生产必须高度重视服务国内消费市场,改善消费结构和质量。

中小企业的困难并非资金困难

目前,中小企业的困难主要不是资金困难,而是市场对产能需求不足的困难。但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帮助中小企业尽快找到新的增长点,我们的货币政策应该得到加强。

因为企业的困难在于缺乏生产能力和市场需求而不是资本,所以很容易造成资本的闲置现象。这个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一些资金是否会流向股市和楼市值得关注。不过,我认为更好的办法是让资金在短板地区和受疫情严重影响的环节运行。过去,这是一个短板领域,如农业基础设施和农业生产、公共卫生服务和环境保护。对于受疫情严重影响的行业,如服务业,政府可以尽快动用部分资金进行投资或纾困。

大学生应合理调整就业思路和就业预期

国家出台了许多保障大学生就业的措施,如扩大公务员招聘、三支一扶、参军入伍、扩大招生(包括扩大研究生规模)、鼓励大学生创业,以及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和尖端企业的人才储备站战略,这些都为大学生就业提供了机会和便利。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仍然需要鼓励大学生先工作,然后选择工作,同时自己创业。大学生应该合理调整自己的就业预期和思维,否则,仅仅按照自己的理想去找工作是很困难的。

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如何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是一个难题。例如,农民工、城市低收入人群或知识结构较低的人群,由于他们对技能和知识的掌握有限,一些低端行业在疫情爆发后受到了很大影响。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们应该鼓励他们通过各种途径找到工作,另一方面,政府应该在资金、税收和补贴方面采取更多措施帮助他们。

消费是中国经济下半年的驱动力

下半年中国经济的驱动力是消费,尤其是新形式、新模式的网上消费。同时,高科技产业将发挥重要的主导作用。疫情的爆发导致了消费的大幅下降。如果消费不能恢复,对整个经济发展的影响仍然非常明显。当然,另一个方面是扩大外国产品的出口,包括吸收外资。同时,我们必须关注未来一些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高技术产业和重点产品的布局。这两点不能忽视。

为了刺激消费,我们必须首先给消费者信心,让居民有一个好的期望。这种期待来自两个方面。首先,中国应对疾病的措施非常有效;其次,出台的政策可以有效改善因疫情而下滑的经济。对这两个方面的信心必须是明确的。因此,有必要加大相关政策措施的宣传力度,以恢复人们的消费信心。

第二,采取措施,使消费成为驱动力。如上所述,无论是夜市还是摊点,都是为了让人们对经济复苏的过程有信心,减轻一些低收入人士的就业和生活压力。同时,必须科学地进行疫情防控,避免造成居民过度的心理恐惧。否则,居民不愿消费,不利于经济复苏。

我不赞同疫后中国会成为全球价值链的中心

目前,我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无疑是我们率先实现经济复苏、加快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但是由于国外的疫情仍在蔓延,它给我们带来了两大问题。首先,国际市场很难一次性扩张;第二,再次输入外国流行病的风险。因此,中国需要有效的预防和控制,但预防和控制无疑会减少沟通。因为市场经济是一种交易经济,这反过来又不利于我们扩大与世界市场的交易。因此,我们现在处于微妙的平衡之中。

有人认为中国将在疫情过后成为全球价值链的中心。我不同意。的确,中国在制造业方面有自己的优势,特别是在预防和控制COVID-19流行病方面,这为向世界提供大量口罩和医疗用品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放眼全球,中国在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顶端的地位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有限。在国际市场上,许多具有定价权和重要影响力的行业和产品还远远不够强大。而且,提出这样的观点不利于加强中国与其他国家在价值链和供应链上的合作,形成一定的错觉后会对我们的发展不利。

世界经济的底部在明年才可能出现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COVID-19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美国,继续蔓延,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美国经济在世界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此,如果美国的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压力将不会减轻。虽然欧洲国家的疫情已经开始缓解,但他们仍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

从美国和欧洲的情况来看,今年世界经济不可能很快复苏。如果疫情不进一步蔓延,全球经济明年可能会逐渐复苏,也就是说,经济的底部只会在明年出现。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疫情是否继续,或者在一些国家出现第二次反弹,它对经济的影响都比最初出现时要稳定一些。原因是人们已经准备好并适应了它。同时,在此期间,人们更有效地运用经济政策。因此,经济波动不像疫情开始爆发时那么严重,但影响仍然明显。

人民币存在贬值的可能性

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给包括人民币在内的世界各国货币带来了巨大压力。通过量化宽松政策,美国本身可以获得更多好处。因此,在下半年,减轻人民币压力似乎非常困难。

疫情过后,美元是否会走强还不确定。因为现在美国已经实施了QE政策,许多国家已经警惕过度宽松的美元。如果美国进一步加强QE,人民币贬值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在全球范围内,很难说QE政策是否仍是今年下半年的主要基调,因为疫情在最具影响力的美国仍不确定。美国在防疫、控制和生产过程中采取的措施与中国完全不同。经过有效的预防和控制,中国逐渐恢复了生产。然而,在缺乏有效预防和控制的情况下,美国增加了一系列措施来恢复生产和发展经济。结果,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得不到保障,形势越来越严峻。美国可能会增加QE,但其他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可能不会显著增加。

本文为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不构成投资决策。

网易研究局制作(微信公众号:wyyjj163)

网易研究局是由网易新闻创建的金融专业智库。它整合了网易原有的金融多媒体矩阵,依托国内外数百位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对经济学中的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和解读,以一种姿态打造出一个前沿的金融智库。欢迎投稿(提交邮件:cehuazu2016@163.com)。

移动微信公众账户,查看您在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院国际版

(主编:李兆元_B7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