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刻羽:加强内循环这三点是很关键所在

  • 时间:
  • 浏览:543

网易研究局稿件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包括友商。

作者 | 金刻羽(哈佛经济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

在继续保持国际循环的同时,加强内循环至关重要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构想并逐步建立的全球贸易体系注重效率。由这一贸易体系催生的全球工业供应链,自然不是为了应对动荡局面或拖沓事件而形成的。就像一辆汽车一样,每一个部件,无论大小,都被组合在一起,以确保整个汽车的正常运行。很难说哪个组件更重要、更关键。汽车的发动机是汽车的核心和心脏,但一旦任何其他部件出现故障,汽车就会抛锚。仍有许多问题会使汽车无法行驶,如零部件供应和定期维护失败。更不用说外部破坏力、极端天气、排气管进水等等。

现行国际经济体系已经运行了70多年,各国的比较优势和相对优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在那些日子里,游戏规则的主要制定者,他们今天参加了自己设计的游戏,可能并不总是能够得心应手。毕竟,这里有很多新手和高手。全球经济发展趋势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地缘政治变化,不确定性增加。——个主要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日益紧张,国家安全成为重要考虑因素,贸易争端频繁发生,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情绪不断高涨。这给许多政府带来了新的挑战。面对这种情况,如果不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它们将不可避免地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在严峻的国际地缘政治形势下,COVID-19肺炎等事件突然出现,非理性政治势力借此火上浇油,导致该地区与一些国家的紧张局势加剧。在全球产业链中,一个经济体处于越重要的位置,它被打破的风险就越大。

当今国际地缘政治的波动直接影响着强调效率和优化的国际贸易体系。在此背景下,COVID-19肺炎病毒的爆发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充分展示了全球价值链的传染效应。从一开始,它就从一场供给危机转变为一场巨大的供需双重危机,给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的下行压力。出于这个原因,许多政府采取了非常措施来抗击这种流行病,并尽最大努力来缓冲经济冲击。民粹主义在一些国家急剧升温,保护主义也大幅抬头。保护主义当然不是答案,但对于非理性的民粹主义煽动者来说,这是一种廉价的政治权宜之计。作为一个负责任、严肃认真的政府,应该主动、冷静地应对,及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采取紧急措施,着眼长远。

中国政府提出的“双循环”宏观经济政策概念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整体概念,既着眼于当前,也着眼于长远。坚定支持全球化是中国的一贯政策。有些人认为中国拥抱全球化是因为它有超强的竞争力并且是受益者。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中国在许多领域还没有竞争力,尤其是高端技术,一些关键的中间产品仍然依赖进口。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依靠专利、技术含量和品牌的出口收入比例仍然较低。就全球竞争的好处而言,欧美发达国家从中国市场获得的利润不可低估,甚至在一些国家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些反对全球化和主张脱钩的人不想放弃中国市场,但仍要求中国进口更多他们的产品。他们只是不愿意公平竞争,也不想承担自己在国际社会中的义务。

然而,现实决定了在一个经济体中保持必要的“记忆空间”以及确保其自身经济体系内部顺畅循环的重要性。这对中国来说尤其重要,因为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与其他国家有很大不同,在危机时刻必须灵活和独立。因此,在保持国际流通的同时,加强内部流通非常重要。这是一个双重战略,既要增强中国经济体系的灵活性和脆弱性,又要有更强的能力克服当前的困难。

全球供应链使得每一个国家都处于暴露状态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就其规模而言,规模效应不成问题。当然,中国经济也有脆弱的一面。中国的资源禀赋并不优越,其能源和一些重要的战略资源高度依赖国际市场。当全球产业链中断,世界贸易受挫时,有必要采取对策,以免束手无策。中国内部流通的重点不仅仅是增加内需、保持增长和保持就业率。如果能源和重要资源的供应得不到解决,就很难保持持续的经济增长。因此,要减少对进口的依赖,必须大力推广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提高战略资源的利用效率,提高资源的循环利用率,建立所谓的循环经济。提高R&D能力、鼓励新能源和新材料投资以及保护知识产权是加强内部流通的关键。

世界贸易有利于促进参与国的经济发展,但有一个先决条件,即参与国应遵守共同规则。世界贸易导致各国之间的依赖增加,包括对关键产品生产的依赖。在COVID-19的肺炎危机中,我们看到了个人防护设备的短缺。然而,生产个人防护设备需要来自不同国家的许多中间产品。许多国家对这些设备实施出口限制,希望为国内经济服务。但结果是,其他国家也限制了生产这些设备所需的中间产品。这项政策适得其反。伴随着供应链崩溃的一幕是,尽管这个世界非常高效,但它非常脆弱。

从贸易和全球供应链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从新的肺炎疫情中吸取一些教训。

第一个教训是,全球供应链让每个国家都暴露无遗。该图显示了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参与程度,不同的颜色代表了它们在价值链中的生产位置。除了格陵兰和一些撒哈拉以南国家,每个国家都在全球价值链中。

图1:各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参与程度(来源:世界银行)

第二个教训是,全球供应链将影响传递给整个世界,并放大其影响。下图显示了全球贸易网络。贸易变得越来越专业化,生产变得越来越分散,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图中的大节点代表全球价值链的核心国家。中国、美国和德国是价值链中的核心经济体。与中国贸易最密切的国家是韩国、日本和越南,与美国贸易最密切的是加拿大和墨西哥,与德国贸易最密切的是意大利、法国和比利时。这方面的另一个事实是,区域伙伴特别重要。区域贸易比全球贸易更重要。

图2:全球贸易网络(来源: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世界银行)

以COVID-19肺炎疫情为例,全球价值链使影响在各国间迅速扩散、溢出和返回。供应方面的影响首先来自中国,这使得中国大富减少了中间产品的出口。受影响最大的国家是韩国。这影响了韩国向其他国家的中间产品出口,从而影响了世界各地的经济。这些大型经济体受到了影响,它们无法向中国出口重要的中间产品。中国再次受到冲击,导致所谓的“供应方传染”。这些国家的经济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影响。随着国家陷入危机,它们成为巨大的需求冲击。所有国家的需求和供给同时受到影响,这是前所未有的。

第三个教训是,各国高度依赖,或许过于依赖。为了生产一种产品,许多中间产品来自许多国家。以波音飞机为例。它的零件可以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各国出口和进口中间产品,然后在美国组装并出口到世界各地。

回到呼吸机示例——,情况也是如此。呼吸机的部件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因此,如果美国限制向加拿大出口呼吸机,加拿大可能会采取报复措施,限制生产这些呼吸机所需的中间产品的出口。

所有这些都表明,各国尚未在其全球贸易体系中建立灵活性。这引出了下一课:什么是好的抗脆弱性措施?首先,我们应该区分重点商品和非重点商品。为食品、高科技产业的关键中间产品、个人防护设备和药品等基本产品建立国内供应链。第二是持有重要商品的储备和库存。

中国不希望脱钩,不认为应该发生脱钩事件

最近,这些变化不仅是通过贸易和金融联系发生的,而且是因为世界在经济上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其影响在性质上更加全球化。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大流行就是有力的例子。另一个变化是,与过去相比,更多的拖尾事件将严重损害全球经济。但我们不能让这些拖后腿的事件主导我们对贸易和全球化的思考。原因是,在正常情况下,受影响的大多数国家都与特定国家的国情有关,而不是全球影响。全球供应链和贸易只是起到缓冲作用。日本地震和阿根廷债务危机等事件是地方性的,不会导致全球贸易网络的崩溃。相反,贸易有助于分散当地的冲击。第三个变化是,世界正越来越多地经历更多的全球不确定性,包括贸易战、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日益增长的反全球化情绪。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双循环政策是一个高度相关的政策。就是在正常时期拥抱全球化,但同时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意味着,在实现全球化带来的效率收益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增强灵活性。

许多人将COVID-19的肺炎疫情视为促进保护主义的政治权宜之计。这就是双周期政策如此及时的原因。这是给世界的一个信息:中国将坚定支持全球贸易体系,拥抱全球化,与此同时,中国将进一步增强国内能力、生产能力和需求,以便在全球贸易体系在正常情况下无法正常运行时,或者在世界上一些国家将自身安全置于全球关切之上时,做好准备。

这也是给世界的一个重要信息,即中国不希望脱钩,也不认为脱钩应该发生。然而,无论发生什么,强大的灵活性将使中国在风暴中坐在钓鱼台。

本文为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不构成投资决策。

网易研究局制作(微信公众号:wyyjj163)

网易研究局是由网易新闻创建的金融专业智库。它整合了网易原有的金融多媒体矩阵,依托国内外数百位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对经济学中的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和解读,以一种姿态打造出一个前沿的金融智库。欢迎投稿(提交邮件:cehuazu2016@163.com)。

移动微信公众账户,查看您在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

点击进入网易研究院国际版

(主编:李兆元_B7890)